登上尼兹瓦的高地……追随波西·考克斯爵士的脚步。

28 November 2018

我即将抵达尼兹瓦时,夜幕徐徐降临。伴随着白日最后一道光线的消逝,柏油路面上的影子越拉越长,高速公路两旁哈杰尔山脉高耸的石峰似乎想要吞噬整条公路。

当我的车开到另一个高地时,这座城市的全貌终于尽收眼底:它是阿曼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几千年来的贸易和宗教中心。

一扇双拱形大门,挡住了一排枣椰树。这扇大门便是这座城镇的边界。画面中,城镇标志性的堡垒以其40米高的圆形塔楼占据了整个场景——自17世纪以来,这座堡垒几乎坚不可摧,捍卫着一方权益。

当祈祷声自镇上座座历史悠久的清真寺尖塔中响起时,一声古老的哀号在整个城镇的上空回荡。然而这声音非但没有打破整座镇上的沉寂,反而使尼兹瓦更加梦幻般地宁静。事实上,我几乎可以嗅到从市中心的露天市场飘到傍晚的空气中的缕缕乳香。

我在路边停下来,给古老的阿拉伯拍了一张经典快照。说真的,若不是偶尔有吃油的车在路上呼啸而过,我可能会穿越到大约一个世纪前——像那个波西·考克斯爵士这样的帝国旅行者,代表着女王和大英帝国向大多数外国人展示并探求当时无数未知的时代吧。

几天前入住马斯喀特Chedi度假酒店时,我在酒店俱乐部酒廊的图书馆里重温了当地历史。从那里我了解到,考克斯爵士在阿曼是一个传奇。

CMU-Facilities-The Club Lounge-Interior-vertical
除了关于当地历史和文化的书籍,马斯喀特Chedi度假酒店的俱乐部酒廊还提供免费Wi-Fi、下午茶以及晚间鸡尾酒与佐酒小食。

其他人,例如阿拉伯的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TE Lawrence of Arabia)或第一代克罗默伯爵、埃及的长期帝国行政长官埃弗林·巴林(Evelyn Baring),名衔显然更高。但考克斯爵士却能与他们并列,被视为殖民时代的重要人物。因此,我极为着迷地翻阅了他那本《阿曼之旅》,这是一部激动人心的游记,为我个人的尼兹瓦之旅提供了诸多灵感。

“尼兹瓦和它的堡垒等传统景点犹如阿曼的一种动人心魄的包装,使之显得分外特别”,我的导游mad Al Balushi如是说,

“当然,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间,这个国家已经实现了显而易见的现代化。但是步入像尼兹瓦这样的地方,你仍旧可以真正感知到过去;感受前几代阿曼人的生活方式,以及早期欧洲探险家和殖民管理者的经历。”

伦敦皇家地理学会于1925年出版了《阿曼之旅》,这本书生动地描绘了一种被导引着的幸福时光。

彼时的考克斯爵士正在告别他作为中东殖民管理者的光辉生涯:这一部喧嚣的男孩历险记,见证了他如何帮助平息从英国索马里兰(今天索马里西北部)到巴格达的叛乱,如何为缔造当今的中东所做的杰出贡献。

他对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在马斯喀特担任行政代理人和领事期间的回忆,只是他长篇生活故事的星星点点,它们犹如一张快照,一闪而过。

书中,考克斯爵士思考了通过骆驼队或者更离奇的热气球穿越世界上最大的毗连沙漠——橡胶哈利勒沙漠——的危险与不可行性。

他还讲述了葡萄牙人在东非捕获装载奴隶的阿曼单桅帆船的故事。这着实令人震惊:揭示了在20世纪早期,这一地区仍旧存在着奴隶贸易。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考克斯爵士游览尼兹瓦的回忆。今天,该镇是阿曼的第二大旅游胜地。但是在考克斯爵士时代,这个地方还是派系伊玛目的所在地,直至20世纪50年代,长期被视为国家保守宗教的中心。

Destination-Oman-Jebel-Shams-GHM Journeys
阿曼首屈一指的观光名胜与它身后壮美的哈迦山脉浑然天成。

考克斯爵士开始讲述一段愉快的经历:在酷热地带辛苦旅行了几天之后,终于有了一点休闲时光。一切看似平淡。然而他偶然间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曾用浓郁的阿拉伯咖啡招待他,还带着他参观城堡和集市的友好的州长,刚刚杀掉了一名厚颜无耻的篡位者,从而重新掌控了这座城镇。

在追随考克斯这位现代旅行者脚步的过程中,其中最引人入胜的一点就是阿拉伯人的热情好客和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与时常发生的血腥冲突这两者间的强烈反差。

当然,如今的阿曼是中东最安定、最和平的地区之一。当我在现代尼兹瓦沉睡的街道上规划自己路线时,几乎没有任何戏剧化的表象。事实上,中央集市上唯一热闹的场景,就是在卖阿曼糖果、古董兵器和珠宝的小贩之中的一群老人,正围着双陆棋的棋盘展开热烈讨论。

然而,尽管小镇本身平静得像是睡着了,但联想到更动荡的时代也无需太大的思绪跳跃——尤其是置身于巨大的堡垒之下时。  建造者Imam Sultan Bin Saif Al Ya’rubi,在当时称霸一方的豪强,花了大约12年的时间建成了这座巨大的堡垒。它冰冷而坚实的结构提醒着我们,在阿曼漫长的历史过往中,尼兹瓦的财富和战略地位是多么地令人垂涎,以及统治者为捍卫它所付出的努力。

NizwaFort堡垒的鼓形塔高出地面30米,直径36米。

攀登至更高处,我发现沿着堡垒的山墙有着数百个开口。“堡垒的守军通过这些洞口将滚烫的热油或蜂蜜倾倒在25米以下的入侵者头上”,Imad告诉我。今天的城堡,没有成群的劫掠者围攻,只有几个带着相机的游客在城堡的博物馆/商店里浏览,欣赏纪念品。

一切皆如此地平静。我从塔顶俯瞰着这座城镇。在清朗的晨光中,该国最高的杰贝勒·阿克达尔山峰变成了一个焦点。南面,高速公路一直延伸到亚当镇,那里是数千英里浩瀚沙漠之前的最后一方绿洲。

Nizwa Fort Exterior | GHM Journeys
这座堡垒的圆形塔楼不仅外观结构优美,而且能抵挡16世纪的火力。在一部分塔里面堆满了石头和泥土。

如今的阿曼可能不及考克斯时代那么多姿多彩,但是像尼兹瓦这样的旅游目的地魅力依旧,外加周围风景纯美的元素之力,意味着现代冒险家仍有篇章可写。


文字由Duncan Forgan为GHM Journey所撰。
配图:堡垒建在水源之上,堡垒之内的居民可以通过围墙内的几个蓄水池出入。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