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tar meal in Muscat | GHM Journeys

马斯喀特的开斋饭

1 May 2016

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每年都有一次斋月,但是这个长达一个月的假期也是其他任一宗教的信徒不应错过的体验。开斋饭,也称作伊夫塔(Iftar),不仅具有宗教寓意,也是家人相聚并共享美味食物的幸福时光,特别是在阿曼。

我们从马斯喀特市区离开大约 25 分钟之后下了高速公路,开进了一个位于哈迦山脉(Hajar Mountains)前方的小街区,这里到处是阿拉伯风格的房屋。街区里静悄悄的,悬于头顶的烈日晒得人喘不过气来,但是让我庆幸的是,我并不是那个在斋戒的人,我离开酒店之前喝的水让我不至于渴死,而我的朋友 Yahya 从昨夜起就没喝过一滴水。“感谢真主(Alhamdulillah),经过这么多年的斋戒之后你就会习惯,”他说,同时黑巧克力色的脸上笑逐颜开,“现在这样很正常。”

Iftar Meal in Muscat | GHM JourneysYahya 在调整他的 kuma 帽。Kuma 帽原是桑给巴尔当地的一种帽子,自从阿曼在掌权桑给巴尔期间引入这种帽子后,现已成为阿曼男人的标准装束。从人们的装束打扮中可以看出 kuma 帽时常与迪沙沙长袍搭配着穿,帽子的颜色和图案也不尽相同。

我们来 Yahya 家吃开斋饭,神圣的斋月期间,这个日常仪式让各个家庭可趁机颂扬他们的真主,享受相聚的时光,给身体补充各种白天里消耗掉的养分。在阿曼这样一个国家,夏季的几个月里温度很少低于 40 摄氏度,因此养分的补充不仅重要,同时也是美味的享受。

……在阿曼这样一个国家,夏季的几个月里温度很少低于 40 摄氏度,因此养分的补充不仅重要,同时也是美味的享受。

这里要和那些不熟悉斋月的人稍作解释,斋月是长达一个月的庆典,指每年伊斯兰历的 9 月,一年一次,也是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假期。斋月(Ramadan)这个词源于阿拉伯语 ramida 或 ar-ramad,意为酷暑。斋月期间,穆斯林需要在日出到日落期间进行斋戒,极少数情况除外(如孕妇、病人、哺乳期妇女以及刚经历长途旅行或处于其他医疗状况的人)。斋月是真主安拉首次将古兰经(Quran)下传给先知穆罕默德的月份,这也是斋月存在的意义之一,而对于穆斯林而言,这期间是他们赦免自己在过去一年里所犯罪孽的良机——为了重新开始。在阿曼这里,斋月伴随着某些规定,这些规定在当年接下来的时间里都不得有所变动:工作仅持续到下午两点,斋戒期间禁止在公共场所饮食和吸烟,商店在白天大部分时间里都关门歇业。平时街上一片寂静,国内大部分地方都显得低迷萧条,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在开斋饭开始的时候改变了。我也十分幸运,在这个时候来到了 Yahya 的家,可以近距离感受并亲自品尝开斋饭。

Iftar Meal in Muscat|GHM JourneysHajer 和 Khalil 拿出平时在斋月期间常用来招待客人的糖果。虽然小孩并不需要斋戒,但他们仍在斋月期间受到特别待遇。

我们进门后立刻受到了两个活蹦乱跳的大眼睛小孩的热情欢迎。尽管才第一次见面,他们仍伸手与我击掌,十分活泼,直到后来他们的父亲 Yahya 发话才安静下来。“孩子们不用斋戒,”他笑道,“所以就会这样!”他开了一扇门后进入客厅,并向我解释说,客厅在每一个安曼人的家里肯定是最漂亮的那个房间。虽然还没看过其他房间,但从我所看到的景象来看,似乎确实如此。大理石地板被简单装修的墙壁如珍宝般地围在其中,墙上挂着一两幅镶框的古兰经经文,角落里随意摆放着一个摇摆木马,另外两处墙边各放着一张图案优雅的沙发。Yahya 和我说,当一个陌生人第一次来家里时,阿曼人有自己的传统,这个人一般情况下都会和这个家庭的家长一起坐在客厅里,而家里的女人则聚在另一个房间,但是现在他的妻子并没有在另一个房间里休息,而是在忙开斋饭。“我本想现在让你见她,但我觉得她会朝我大吼,因为她现在正在厨房准备食物,里面可能一团糟,”他笑着说,“但很快我们就能一起坐下来吃开斋饭了。请耐心等一下。”

在接下来一小时左右的时间里,Yahya 的孩子们闹哄哄地进出客厅好几次,不是玩我的相机,就是敲打着摇摆木马,或者用他们刚学来的英语和我说话,只有当他们在另一个房间忙着看那些风靡全球数万家庭的“汤姆和杰里”和“粉红豹”动画片的时候,我才能和 Yahya 继续好好说话。从宗教、运动、政治,到食物等各个领域,我们无所不谈,而当我们聊兴正浓,似乎可以愉快地聊上一整晚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宣布可以吃开斋饭了。

想吃什么就拿,”他说道。“吃多吃少不要紧,只管吃。

我们走到餐桌边,而我也终于见到了家里的大厨——Yahya 的妻子 Mariam。“让你久等了,真抱歉,”她歉然道,完全没觉得我才是那个应该道歉的人,因为我这么唐突地来到她家,要在这里吃饭,还让她的孩子比一辆超级汽车更会闹腾。我入座后开斋饭就开始了。除了蜜瓜、牛肉和鸡肉咖喱角、西瓜、配当地蜂蜜的阿曼小糕点、配肉桂糖浆的海枣、鱼肉沙拉和酸奶,餐桌上还摆满了果汁,即使我这么饿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吃。Yahya 看出我因为不了解食物而有点儿无从下手,他教了我一些基本常识。首先抓一把海枣,蘸点肉桂糖浆吃,然后喝点酸奶吞下去。一般情况下接下来就吃鱼肉沙拉,顺便说一下,所有东西都要用手抓着吃,然后你就放开了吃,“想吃什么就拿,”他说。“吃多吃少不要紧,只管吃。”

Iftar Meal in Muscat |GHM Journeys鱼肉沙拉是斋月期间阿曼人通常会吃的一道开斋菜,而在这个拥有长达 1500 多公里海岸线的国家,原因并不难猜。开斋饭期间所有食物都要用手抓着吃,鱼肉沙拉也不例外。

我们一边吃,一边聊着各种话题,身处阿曼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的人民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坦率性格。西方世界时常充斥着这样一种观念,认为中东地区的国家到处存在不平等现象,女人地位低下,她们的生活通常都是暗淡无光的——而现在和 Yahya 一家坐在一起又让我们说起了这一点,他对这种观念却不以为然。他鼓励我向他的妻子和他的小姨子(正在和我们一起吃开斋饭)了解阿曼女性的生活、穿戴头巾的风俗和其他任何我能想到的问题。她们或面带微笑或哈哈大笑地给予回应,并解释说这些都是对她们的淳朴天性有所误解——经过这一次的讨论,我明白到很明显是有人误解了,而误解的人显然不是阿曼人。

她们或面带微笑或哈哈大笑地给予回应,并解释说这些都是对她们的淳朴天性有所误解——经过这一次的讨论,我明白到很明显是有人误解了,而误解的人显然不是阿曼人。

和 Yahya 以及他的家人一起吃过开斋饭之后,我很容易就明白到斋月为何对全世界的穆斯林而言如此特别。夜幕降临,经过一天虔诚的宗教仪式之后,一家人聚在一起享受应得的休闲时光,欢声笑语不断,自然也少不了各种美食——不经意间,我就无可避免地把自己吃撑了。“你什么时候可以吃晚餐?”Mariam 问道。“晚餐?我以为这已经是晚餐了,”我答道。她笑着告诉我,我们刚刚吃的只是开斋饭(break fast),为了使我们的身体重焕活力,而我们稍后还要再吃一顿晚餐,那样我们才能有体力迎接第二天的斋戒。我明天并不用斋戒,但是我无法用逻辑思维来和她争辩,所以我们又在聊天中轻松地消磨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直到我觉得自己再也吃不下更多阿曼的美味佳肴。

Iftar Meal in Muscat | GHM Journeys开斋饭的食物包括蜜瓜、鸡肉和牛肉咖喱角、配当地蜂蜜的阿曼小糕点、海枣和肉桂糖浆、西瓜、酸奶和鱼肉沙拉。从日出到日落期间进行斋月斋戒之后需要进食一顿大餐来补充能量,像这样的开斋饭在阿曼全国各个家庭都是十分常见的。

晚餐的时候我吃得更多,之后又在谈天说地和欢声笑语中度过了一段更长的时间,还从 Yahya 两个精力充沛的孩子那里学会了好多游戏,也教了他们一些游戏,最后终于到了我该离开的时间。现在是晚上 11 点,我的肚子已经饱到连最细微的动作都能让自己的胃拉响警铃的程度。我与 Yahya 和他的妻子一起走出门口并朝着汽车走去。他们打算把我带回位于马斯喀特 Chedi 度假酒店的海边住所。我们顺利抵达了我的住所,随后我就向他们表达了溢于言表的谢意,感谢他们与我共享这一切以及给了我这个与阿曼本地家庭共度开斋节的机会。而对于今晚所做的一切,他们只是微笑着点头致意,然后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离开返家。

在这片不可思议的多样化国土上,开斋饭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庆典仪式。当我漫步走回房间时,我发现自己正在考虑明年要不要斋戒,那样的话我才能真正地深入体验这一庆典的无限魅力——我第一次在经历了一天的沙漠生活之后觉得吃饭竟然可以是如此庄严——但我这话谁信呢,我可是个吃货。不过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如果下次有阿曼家庭邀请我一起吃开斋饭,我肯定会立刻答应。到那时,我便轻车熟路了,不至于在晚餐之前就撑破肚皮——这种汇集美食、微笑、欢乐和相聚的时光实在太美好了,令人无法抗拒。


首图:开斋饭的食物包括蜜瓜、鸡肉和牛肉咖喱角、配当地蜂蜜的阿曼小糕点、海枣和肉桂糖浆、西瓜、酸奶和鱼肉沙拉。从日出到日落期间进行斋戒之后需要进食一顿大餐来补充能量,像这样的开斋饭在阿曼全国各个家庭都是十分常见的。

分享到
返回顶部